执行前…

值得一看 有钱哈 阅读(70)
在看守所关了1年8个月,先后与几个S刑犯相处。
01
A-du贩
某年某月19日早上,民警喊他出去谈心,问他知道为什么喊他了吧。
他心里很清楚,说明白了。
因为案子拖了5年了,经过一审、二审、最高院的视频庭,知道改下来的几率不高。
这个时候问他这个问题,多半是执行已经下来了。
然后又问他,要不要见家人最后一面,他说不用了。
民警说你再考虑考虑,晚点再问你。
回到监舍以后,他喊我们帮他洗了个头,然后很平静的跟我们聊天。
我问他,为什么不见家人?
他说,反正也就是哭,见了也没啥子意思。
“你怕吗?”
他说现在不怕,后天怕不怕就不晓得了。
然后又聊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那天晚上我拿着笔和纸,以为他会写信,也就是遗书,给家人。
结果他没有写的打算。
我几乎是哭着求他写点什么。
他说,没有什么好写的,不然这样,我先睡觉,睡醒了想起来就写。
然后他就睡着了,倒是我一个晚上没睡,一直守在他身边。
20日,一整天,他一直在整理自己的东西,衣服鞋子、信、相片什么的,一件一件的给我们讲这些东西的来历。
比如,衣服在哪里买的;
比如,信谁写的;
比如,相片什么时候拍的之类。
最后一顿晚餐有加菜,不过他什么也没有吃,啃了个苹果。
喊他吃,他也只是说,吃你们的,我再看一下相片。
然后就一直在看他家人的照片。
当天晚上,我又软磨硬泡的让他写信,结果他还是没有写。
他还是睡着了,我还是睡不着。
21日早上,他很早起来了,像往常一样的,刷牙洗脸上大号。
早餐吃了两个鸡蛋,一小碗稀饭。
我问他,等下是吃子弹还是打针。
他说,我没有经历过,不晓得嘛,要不到时候我回来告诉你?
我们一起哈哈大笑。
9点左右,民警打开监舍门,他很平静的走出去了。
02
B-du贩
Adu贩同案。
与A不一样,B是见了家人最后一面的(A告诉我的,我没见到)。
B的妈妈、老婆和孩子都来了,几个人一直在哭。
临分别的时候,B跪在地上,给老母亲磕头,跟他母亲说就当没有这个儿子。
与家人分别的时候还一直在哭。
A骂B,说,你哭锤子,就当出门被车撞死了。
A跟我说,5年前被抓进来的时候,B是个大胖子,现在瘦得像根竹子。
我说,肯定嘛,他心里不能接受,吃也吃不下,睡也睡不着。
A说,吃也是死,不吃也是死,还不如多吃点,吃好睡好。
21号早上,B出门的时候也是挺平静的。
03
T君,杀人
我认识他的时候,一审还没开庭。
我问他,估计结果咋样。
他说,稳当的,掉脑壳。
他表面上很大度,嘻嘻哈哈,但是晚上做恶梦,鬼哭狼嚎的,真的很吓人。
第二天问他,他又没有印象了。
日常生活中,他的态度就是反正必死无疑,所以基本上干什么都随便,也不尊重人,也不得罪人,也不喜欢跟人有什么特别的接触。
不过他跟我关系还不错,经常跟我讲他的故事,然后告诫我好好做人。
我问他如果真的是S刑,能不能接受?
他说不去想这个问题,不起作用。
后来一审下来了,S刑。
我与他相处了一年半,我走的时候,他的案子还在最高院复核。
然后我到监狱不久,就听说他上路了。
据说走的时候整个人是瘫的,站都站不起来,几个人把他架走的。
04
其实在与S刑犯(有时候也包括死缓)接触的过程中,我们都尽量避免提及刑期、心态以及一些注定尴尬的话题。
如果不是关系特别好,不会在他们面前抱怨“我还有多少多少年刑期”,“判那么重,太冤了”;
不会去问他们“你死后财产怎么办?”、“你死了,你老婆可能要改嫁吧~”。
因为我们是每天24小时在一起,所以已经习惯了保持小心翼翼的心态,毕竟一个必死的人,你很难预料他会做什么。
看守所无小事,如果S刑犯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,我们整个监室都会受到牵连。
在这么一个状况下,大多数时候我们是不知道S刑犯心里是怎么想的,除非他主动说,不然我们只有通过观察来了解。
而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都是尽量给予彼此帮助。
你很难去跟他们计较什么,话说回来,计较又有什么意义呢?
Adu贩经常告诉我:出去了,不要太冲动了,人这一辈子,差不多就行。
05
小孩H,杀人
这个孩子情节挺恶劣的。
小时候,父母就把他丢给爷爷养了,他学习也不好,也没人管教他。
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,一直这样飘起走。
19岁的时候,跟女朋友吵架,分手了。
他很郁闷,跑去网吧上网,网吧里蹲了两天,口袋里的钱也花完了,肚子饿,又困,心情还是不好。
这个时候,他干了一件致命的事情。
他叫了一辆滴滴,上车之后让司机把他往城边带,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,他拿刀出来,抢劫司机。
司机奋起反抗,在反抗的过程中,车辆失控,翻了。
然后他先从车子里爬了出来,这个时候他很害怕,爬出来以后就跑,边跑边回头看。
他看到司机也爬了出来,不知道当时他咋个想的,他又返回去,找到刀把司机捅死了。
从司机身上搜出100多块钱。
然后他找到了一个小旅社,就开房睡觉了。
第二天,他退房的时候跟旅馆老板娘发生了争执(什么原因吵起来的他没有告诉我),他又把旅馆老板娘整死了。
然后他跑去网吧上网。
在网吧被抓了。
我问他,你干了这事,还敢去网吧?
他说,当时没想。
唉,只能说,小孩子的思维太奇怪了。
在看守所不到1年的时间,一审就下来了(有可能判S刑或者死缓的案子,这是我见过的最快的),S刑。
他在法庭上,只有一句话“希望执行下来快点”。
他的案子到后来都走得比较快,他比T君遭得迟,但是二审和复核都比T君早。
H平时基本不说话,就是坐着发呆,也没有什么生活诉求。
你主动跟他说话吧,他一般不理你,你不跟他说话吧,又怕他做什么过激的举动。
所以这个是一个很难处理的情况。
好在H一直没有什么特别的行为,该吃吃该睡睡。
有一次,民警找他谈心,问他有什么需求没有。
他只说了一句话“不要把我的事情告诉我爷爷”。
当时我在旁边,听到了,要哭。
其实大多数S刑犯,已经不存在怕死不怕死。
死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,是等待。
06
Zdu贩
Z那时候不到30岁。
他舅舅做du-pin生意,在社会上是出了名的狠角色。
Z从小就怕他舅舅,同时也以他舅舅为榜样。
所以Z对读书不感兴趣,一心要混社会。
初中毕业,Z就出来耍了。
社会上的人估计是比较忌惮他舅舅,所以一般也不惹Z。
Z就越耍越离谱,出了很多事情,得罪了很多人,最后都是他舅舅帮擦的屁股。
到后来实在太烦了,他舅舅就把Z带在身边,方便约束Z。
那时候舅舅还不给Z碰du-pin的事,但是舅舅的钱比较多,Z花起来也不觉得心疼,Z每天就是喝酒溜冰嫖du。
舅舅的兄弟都看不起Z,觉得这个人不争气,经常数落Z。
Z当然也感觉得到,他也在想办法。
有一次,他就跟舅舅说,让他也帮忙吧。
舅舅不答应。
Z软磨硬泡了很久,舅舅实在熬不过,就让Z负责送货。
送了一段时间,Z又不满足了,他想接触更多的东西,获得更大的收益,又去磨舅舅。
舅舅那个时候已经打算收手,同时也是经不起磨,就跟Z说,这个是掉脑壳的事情,你想干可以,出事了不要供我出来。
Z拍胸口保证,出事了自己扛。
然后就让他接手了。
接手没几个月,一伙人就被捕了。
到了看守所,舅舅想办法联系上了一帮同案,要求他们先保他出去,他出去以后再想办法。
Z和其他人一样,也表示同意这个方案。
结果在提讯的时候,Z率先把所有责任都推给舅舅,说舅舅是老板,自己只是打工的。
其他同案通过各种途径,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,攻守同盟一下子破解了。
紧接着就上演了各种你埋怨我,我指控你的好戏。
最后判下来,ZS刑,舅舅死缓,其他同案15年到无期的都有。
Z上路的时候来跟舅舅告别。
舅舅也理解,在生死面前,啥子义气,啥子誓言都是假的,但舅舅还是气不过,说了一句:你想把责任推到我身上,结果还是死吧?还搞得老子也活不出去。
Z没开腔,低着头就走了。
看到这里,大家一定猜到了,这个故事是他舅舅告诉我的。
他舅舅还总结了一点:不要相信啥子保证,人在S刑的威胁面前,啥子保证都是信不过的。

 

07
监狱里,生活日复一日,逐渐的你就麻木了。
大家都看过电影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电影是美国电影,但是这种麻木的心态,全世界估计都是一样的。
我在监狱见过很多死缓,问他们是怎么想的?
都说,怎么想呢,出又出不去,死又死不得。你不想吧,忍不住要想;想吧,又知道是瞎想。
一开始家人还来看,逐渐的越来越少,再后来,电话也很少打了。
所以里面有一个现象,“新犯的信多,老犯的病多”。
新犯脱离社会还不久,还跟社会有联系,会写信打电话什么的;老犯的话,已经和社会脱离了,就没有了与外界沟通的现象,只有过一天算一天,装病来逃避劳动是最常见的办法。
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你这个人,你也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世界。
在里面,又什么都图不到,每天就是睡醒了吃,然后劳动,然后吃,然后睡。
每天都一样,没有任何盼头。
说来说去,还是希望大家引以为戒,不要以身试法!!!

转载请注明:有钱哈 » 执行前…

喜欢 (3)or分享 (0)